长路太短

好辛苦啊。有人吗。

1 3 4 6六天已经做了四个梦 有长有短 无始无终 无缘无故 强迫性地想要记录 搞清楚它里面的意味 他们是否独立 或是相互耦合。精神恍惚了。仿佛在这些梦里消耗了生命。白日的寿命大概要被打折罢。

Reconstruction

    放了一窝杀人蜂和几个人在卧室 锁门把他们关在里面 结果它们从门缝里出来了 我逃到卫生间 隔了两层门 却都锁不住 然后它们蜂拥而上 蛰了我 可是我没什么大碍 它们挣扎着在各个角落产卵 像母蟑螂临死时做的一样 我开始拿着淋浴头开到最烫 去解决这些卵 然后我妈回来了 我还跟她撒谎 说是在外捡了一只蜂

Fragment

    用打泡网还是沐浴花一样的东西挤了牙膏“刷”牙 用一层纱网清洁门牙缝的时候补的牙完全脱落了 黑红色的粘合面

    而剩下的门牙是补牙(磨掉牙冠)之前的样子 单薄脆弱 虚有其表

梦寐

    梦到三个我认识的人 女人

    先是去了一个高 视野开阔 也是现在这样清朗的天气 明亮的光线(不是暖色调的阳光)凉凉的空气 不记得是自己还是和人去的 但觉得是一个适合两人同行的地方

    那上面有及腰的栏杆 可以倚在上面凹造型摆拍 但是我就像现实中一样什么也没拍 但心里有些隐隐的无趣和失望(不知道是来自自己还是同行的人)就离开了

在出口处 我的女友唐和我在一起 和前女友(现在川美的高材生 久未联系 关系尴尬)擦肩而过(字面意思) ex完全高傲的 忽略了我 而我身边的女友说了一句符合她风格...

Nightmare

好像上什么课要组队 一开始大家都问我要不要一起 好像因为我不是很清楚组队规则 问了几句  然后大家突然开始嫌弃我 尖酸的眼神和话语  当面背面地说我 我没说话 但是听到某一句时 我没忍住 把手里的笔朝旁边女孩的凳脚扔过去 所有人都看过来 愤怒 诧异 就好像我不配有情绪 有人开始指着我鼻子骂 我站起来很大声地去解释 我于心无愧 可是没忍住哭了 我从来没这么大声 在所有人面前发过脾气 表达自己 那种不被人理解的委屈 很清晰 但是没有人在意 一开始是短暂的惊诧 然后人群开始散去 我走向哪里 哪里的人就背过身去 或者起身走开。

I adore girls like these, innocent, energetic, resilient, full of fantasy and mercy.

But how dare I defile such beauty, with my impure soul.

The reality?Sometimes I serve for my desires, mainly for others'.

Is there a way out of me myself? No.


这可能是最糟糕的一个七夕。

a strange city full of strangers
a girl had a crash on me, so did I
a night with words and kisses
"fake it until u make it"
a farewell kiss
a single ticket
the end.

别人的爱情真他妈的美好。

去他妈的心动,再乱动捏爆。

请把我扔到有害垃圾
我的心请扔到干垃圾
谢谢。

我快难过死了。为什么要有遗憾。去他妈的爱情。去他妈的心动。

要是我说,我的心碎成很多片,每一片都爱上了不同的人,谁会同情我?可是这不就是事实吗 笑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一定不会再选择你。

读书越多越心虚,因为心智上毫无长进甚至倒退。

活越久越心慌,因为我所恐惧的一一得到了印证。

© 契塔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