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太短

年少时的刻意为之竟然延续到今天成为习惯。
下意识自我演绎 距离感 空间感 越来越丧失。
语言的逻辑像意义被回避。
存在本身根源自无理性。

评论

© 契塔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