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太短

无意落在湖心的
不是雨
于是水波震颤起来
要抖掉这不洁
结果只是为它的下沉
鼓动了气氛
加上螺旋式的轨迹

我想着 它是否会介意我
像一根不属于水面的树枝

我径直走向波心
来处并没有一丝波痕

我在等待那朵涟漪绽开
直到我发现
原来波澜从来不属于湖水
它 同样的
也是被急于驱逐的一个

湖心 冒出 一个气泡
没有一片落叶发现
一个细微的皱褶
被迅速地抹去

评论
热度(1)

© 契塔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