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太短

别扭的姑娘

手臂上有滚水的大块疤痕

开黄腔的语气也毫无底气 忍俊不禁
有一些来由不明的小固执
被发现偷偷化妆后百般掩饰
嬉笑推搡着 期待对方主动而不肯先松嘴

如两只小兽练习般撕咬
互相试探 意欲击破对方那一瞬的破绽

危险的游戏
却最引人入胜

想要听她梦呓中喊出我的名字
乞求更多
毫无杂糅矫饰 如潮澎湃
在彼此体内冲撞
泾渭分明
却渴求交融
激烈的矛盾使快感难以驭驶

来路与前景开始模糊了。

评论
热度(2)

© 契塔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