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太短

那时候 那么热烈地 迫不及待地 想要冲进未来似得地 幻想着和她在一起以后的每一个细节 一个那样广阔 无限延展的梦。即使现实中有那样多的不和谐,对我们 却都成了隐秘的鼓舞。
年少时耗尽了力气去幻梦,现在的我却是怎样的困窘。随时准备转头逃跑,最稳妥的誓言 对我 也不外乎是平添恐怖。
爱的反面是冷漠。极端主义者的轮回 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我不知天命,一脚踏空,沦为虚无。

评论

© 契塔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