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太短

那时候 那么热烈地 迫不及待地 想要冲进未来似得地 幻想着和她在一起以后的每一个细节 一个那样广阔 无限延展的梦。即使现实中有那样多的不和谐,对我们 却都成了隐秘的鼓舞。
年少时耗尽了力气去幻梦,现在的我却是怎样的困窘。随时准备转头逃跑,最稳妥的誓言 对我 也不外乎是平添恐怖。
爱的反面是冷漠。极端主义者的轮回 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我不知天命,一脚踏空,沦为虚无。

我游历我自己的第八大洲。

悖悖论:

旅行?活着就是旅行。我从一天去到另一天,一如从一个车站去到另一个车站,乘坐我身体或命运的火车,将头探出窗户,看街道,看广场,看人们的脸和姿态,这些总是相同,又总是不同,如同风景。

——葡萄牙人 费尔南多·佩索阿


步履不停

太容易失望 太轻易自我表达 像一个边缘锋利的无底瓶 命定了无法成为合格容器。还是抓紧时机做一个趁手的凶器,多多作恶。

卑微如初。

如果你真的觉得和我说话索然无味 我为什么还要小心翼翼亦步亦趋 赔上笑脸没话找话呢。没有道理的事。
不是谁比谁贱 也不是谁比谁话多。无非鸡同鸭讲 语言失效。

我很虚弱了 让我逃避吧

正到曲子高潮 周围的女孩子叽叽喳喳笑着闹着 恰好没过了乐声 有虫鸣在畔 喧哗得恰到好处 手制金银花加农家蜂蜜甜滋滋的香气在嘴角偷偷飘去。
一个无需交谈的时刻。嘻嘻。

觉得对一切都非常灰心的时候 打开QQ 意外发现几个月前收到的坦白说格外暖心 想着要躲在床上偷偷的哭一把。
回到床上定睛一看 密密麻麻的消息 日期前后相差不超过两天 像是新开程序试运行的时候 系统在后台自动运作的结果。
哭笑不得。

我没有最可爱的肉体 没有最狂野的幻想 没有最浓烈的色彩 没有最不争的姿态
那么 如果你看着我心无波澜 我会转身走掉
留言是:都不够特别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宽恕我的平凡
我也只是潦草离场


草木发芽生长
微风送来芳香
天空秋高气爽
繁星点点陨降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 契塔尔 | Powered by LOFTER